記者吳順永/台南報導

原本立志成為法律人,為弱勢族群發聲,成大外國語文學系副教授廖培真卻走進外國文學的世界,聚焦後九一一、南亞離散、弱勢族裔小說與當代巴基斯坦英文小說研究,透過文學關注弱勢,也將研究主題帶進課堂中,將這份關懷弱勢的心意代代相傳下去。

來自屏東縣的林邊鄉永樂村,家族世代務農,父母皆是種植蓮霧的果農,廖培真的成長過程與英文、文學一點也沾不上邊,反而因為家人曾被詐騙而立志為弱勢發聲,期待高中畢業後進入台大法律系就讀。

由於父母觀念傳統,期待她安穩地當個老師,妥協於親情的壓力之下,她便就讀師大英語學系,一開始卻面臨了重大的學習挫折。廖培真副教授回憶說,很多同學都是自小上英語補習班、請家教,或是長期收聽ICRT練英文,只有我是台語腔的「菜英文」,大一考試都是70多分及格邊緣,只好每堂課都用錄音機錄音、下課反覆練習,不斷強化英文發音、聽力,經過一年的努力後,大二時英文水準終於跟上大家。

大一時廖培真在「文學作品導讀」課程首度接觸英文詩與短篇小說,開啟了對於異文化的認識與感動,大二起她便大幅選修文學類課程,透過老師的引導,閱讀美國非洲裔女性作家Toni Morrison等不同作家的作品,從英文文學中認識不同國家、不同族裔的故事。

之後廖培真進入印第安納大學Bloomington校區就讀,取得比較文學碩士學位,回國後一面在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擔任專案教師,一面在台大外國語文學系攻讀博士。

當時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李有成在台大兼課,廖培真在其課程中接觸到當代英文小說描繪的九一一事件,引發了高度興趣,便以此為博士論文主題,接受恩師李有成的指導。

取得台大外國語文學系博士學位後,廖培真於2010年起在成大外國語文學系授課,立即接收到系上滿滿的溫暖,包括張淑麗與陳昭芳兩位前輩老師的無私傳承。研究領域上,廖培真聚焦於後九一一、離散與弱勢族裔小說等三個相互呼應的議題,並長期深耕當代巴基斯坦英文小說研究。目前她已出版兩本著作,第一本著作‘Post’-9/11 South Asian Diasporic Fiction係延伸博士論文的主題,深入探討後九一一南亞離散小說,第二本著作Post-9/11 Historical Fiction and Alternate History Fiction則剖析後九一一歷史小說與架空歷史小說。

在科技部人文社會專書寫作計畫支持下,目前她正進行第三本著作,將關懷視角拉回亞洲,聚焦於從亞洲到亞洲、星馬華僑筆下的離散小說,也探討中國、印度等亞洲崛起新勢力。

廖培真指出,小說內容必定受到小說家個人關懷與背景的影響,歐美白人作家大多從九一一受害者、失去家人的創傷等角度切入。南亞離散作家則帶著不同於歐美白人的觀點書寫,翻轉所謂受害者的定義,凡事不是只有一個面向,不是僅有對與錯,小說提供了新聞看不見的面向與觀點。

她也指出,對於事件的發生,人們不應該只是單一面向思考,例如同情美國遭受九一一恐攻,然而,回顧歷史,在珍珠港事件後,美國也曾將十多萬名日本後裔囚禁於集中營,針對不同歷史事件,面對弱勢族群的傷害,我們都應該更有同理心!

當7月底得知獲得吳大猷先生紀念獎項時,她開心自己為人文領域的學者爭光,也深覺,相較於理科、醫科領域能夠端出實質的研究成果,專研文學的她,將研究帶到課堂、為學生引進歐美與南亞文學視角、培育更有世界觀的下一代,就是自己最大的成就,她也期待將關注弱勢的情懷一代一代傳下去!

 

 

Categories: 寰宇縱橫

0 Comments

發表迴響